【无题】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tm憋不住了!我要撒泡尿了昏睡过去……真不知道为什么体测后的晚上一点困意都没有,不过其实快一点的时候困了,可是闭上双眼思想竟然在时间线上游走,畅想二十多年前自己不曾存在,七八十年后自己又将消失无踪,于是想到朋友问我的,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可是注定以我现在这个打鸡血的年纪来琢磨这么高深的问题只会陷入困境之中。所以说,思想这东西真的,真的不要陷入虚无的猜测与幻想之中。做什么事都要有现实依据才对,而对于生死这样的大事,千百年来,多少人想得通透?
先哲们给出的生死的定义存在有很多,大凡看了也能琢磨出一点道道。
可是,没有人亲身感受过生——那个从无到有的客观存在的过程,因为在你生之前那并不是你;也没有人亲身感受过死——那个从有到无的过程——因为在你死之后,你已经不存在了,又何来感知呢?所以真真能够给出最客观答案的人,从生理上来说是不存在的。那这样的烦恼还是烦恼吗?思想要基于现实中的物质,而不是飘渺的有无。我还在思考,那我其实根本没有必要操心消失,而当我真的消失,我还操心个甚?我连❤️都没有了。说到这里,以初中从那片小叶子身上第一次感受到消失的忐忑与不安作为结尾吧:
那片叶子看着身边的朋友们变黄了,然后每天与他扯淡的朋友们开始从树枝上离开,他害怕又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真实地感受到,他再也没有机会和那些朋友扯淡了。他着急地想解开这谜团!
树爷爷此时和煦地看着他说:你是在害怕什么么?害怕离开吧?但是这是自然规律,万事万物都有其需要遵循的规律,你的朋友们,只不过依着这规律存在着,又依着着规律离开了。他们存在时,你和他们聊得开心,他们离开时,你也应该如是。因为这都只是一种状态,而他们只不过换了一种存在的状态而已。
叶子说:但是他们不能再陪我聊天了,我不想这样。
树爷爷说:哎,你太小了,见过的别离还太少了,爷爷我每一年都要经历过这么一回别离,而每一次这样的别离之后便是新的生长,那是生机勃勃的春天,就像今年你来到爷爷身边那天一样,非常美好。四季交替,就是一轮,当新的生长开始,你若还是抓紧不放下爷爷我,你只会觉得自己存在只有空虚,因为陪伴你的他们已经离开了,也许你会因此想要他们也紧抓着爷爷,这样就可以一直陪伴着你,可是,痛苦也不断萌生,而一切都只因为一股不合理的执念,而当你放松下来,痛苦才会消失于莫须有的萌生之中。
叶子说:我现在害怕还痛苦,可是我怕自己就这么没了。
树爷爷说:你现在还在说着话,说明你还在呢,你怕下一刻会发生的,那这一刻你的存在意义呢?你这样想着,而你其实已经不在了。
叶子说:那我就为现在的存在而存在着,我不想离开了,可是离开后我还在吗?
树爷爷说:离开了,你就没有这个疑问了,有些事情没有经历过,谁也不知道,我也没有经历过,我也不知道。但是爷爷想啊,如果彻底离开后你不存在了,那你现在担心的离开后的自己,其实就是虚无的啊。离开的刹那,已不再有你。痛苦困惑也不在了,这就是解脱出来。


叶子感受着现在,却觉得越来越无力,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越用力,身体越晃得厉害,越没有力气。而一阵秋意的风来,他突觉身子一轻了……


他和煦的笑着飘落了。


之前的困惑?没有人执着了。

评论
热度(1)
© 阿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