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永远都是进行时

我从未想过,眼前此刻我身处的这辆火车能够如时刻表上标注的那个速度一直前行。
这车古老的像是上个世纪的产物,夹杂浓浓的瓜子味道的空气,昏暗泛黄的照明灯,脱漆的行李架,电视声、孩子的叫声、手机来电铃声、大人聊天的声音、火车上广播的声音、卖货推销的声音……杂乱无章,不绝于耳,大有吞没这车窗外寂静的夜晚的滋味儿。

好像是高中开始,便有了一种感觉,就是不管外面多么喧嚣,都是别人的。就算身处其中,也感觉隔着什么,可以轻而易举从其中清醒过来,静了下来,跳出其中。我想这种感觉也不是独我一人吧。

夜,夜得那么美丽。太阳下的全曝光无法凸显个体之美,夜色下的灯光才能把局部凸显出来,并且各有不同。
所以,全知视觉下的世界太过庞大,只能感知整体的和谐或者混乱,还有趋势。只有置身其中,用一个点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才能发现整体下的局部清晰的特征。
就好像,我坐在这里去看、听,甚至是触碰,才能真正感受到这个环境,并融入其中。此时此刻,即是当下。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今天便是散席的日子,所以今天也因此而有些不一样了。
回想今天,上午陪我妈去了趟医院,站在妇科诊室外,过道里满是人,尽头便是手术室。有自己一个人过来的小年轻,也有高冷的女子,更多的是异性陪同而来的,或孕检、或其他。才感觉到,虽然自己连感冒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儿了,但似乎健康问题无处不在。
在等待检查的时候,看见两个被车推着的人,一个是个中年妇女,肚子微鼓,软弱地躺在活动车上,双眼闭着;另一个是个老爷爷,看着很壮的身体,但是头发花白,脸上的皱纹深陷,脸色虽是泛红,但却是脆弱地似乎弹指可破,老人双眼严实的闭着。思绪游走了一下,那个中年妇女可能是上班时突然晕倒,然后被同事送往医院,现在需要做B超检查。那个老人的话,应该是从住院部过来例行检查的吧。
人都会老去,器官衰竭,都是必然,既然不希望这个可预见的未来到来,关注身体健康,适度运动,让身体老的慢一点,能蹦能跳的日子长一点,这点需求想必无可厚非吧。知道了,那就去做!
父母在老去,父亲虽然因为年轻时候当过兵,保持了较好的作息和对运动的习惯而体力还不错。但是也是发了福,开始觉得身上的零件生锈,一直否定我说他老了的同时也在某一个时候有些严肃的自说自话"老了"。
母亲老去这一直观感受就强烈多了,这也是女性在生理和心理上与男性的不同吧。老妈通过言行一致的方式,向我传达着她真的老了的信号。
似乎是要加紧这个从被保护者到保护者的身份转换了。
亲情这命中注定的缘分,是每个人心里最柔软也是最坚硬地部分吧。

老爸下午五点半下了班,于是我也开始收拾行李,得出发了。因为内心对父亲的信赖,而没有太关注火车的发车时间。于是…我们仨在周一的晚上七点,五分钟内跑过地下通道,完成取票验票过安检,跑步上二楼电梯,到达二楼一区候车室。然后我独自通过检票处,站在下楼电梯上看见前面还有一个乘客时,我看了下时间19:05。最后,幸运地上了车,19:08列车发动。
老爸一直以为我的火车是19:45开,所以一直不着急。而我因为看到老爸说赶得上也就没再催促。直到18:30时老爸才意识到火车19:10开,他才着急起来。是的,我们18:30才上了去火车站的车,并且今天周一正是下班的点。
一路上走走停停,爸爸稍微淡定点,而老妈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焦虑,可我却最为淡定,大不了明天走了,但是心里其实感觉应该不会误点(真是蜜汁感觉,因为我从来没误过点,在海口那次,在长春那次,都是时间相当紧迫,而人生地不熟的我,都赶上了车,真是蜜汁幸运)。
不过,这次老爸的功劳还是大大的,帮我搬了个箱子,让我有时间快点跑到售票处取票,然后又一路指给我正确的方向,让我没有跑错地下通道出口和售票处。多亏了老爸这对地理环境的熟悉,再次感谢!
说到这里,想到一句老话,在家靠父母 ,出外靠朋友。而在家的时间还有5天。马上又要出外了!朋友我来了!

今天收拾行李的时候,竟然还想到了一句诗: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想到不如做到!
时刻记住,成长的每时每刻,亦是父母衰老的每时每刻。而爷爷奶奶更是如此,所以,只有珍惜在一起的时候,带给他们欢乐与希望,便是我最重要的信念!

越夜越是清醒,列车的前行与登山似乎有一样的功效,让我不知不觉开始向前向上去思考,变得清醒理智充满力量。这也是我愿意与运动为伍的原因之一吧,也是我无法停下脚步的原因之一吧。

此时此刻,列车已经停了快两个小时了,好像是跟它最初给我的感觉达成一致了,可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成长永远都在进行着。

而这辆车之所以无法前行,是因为广州站没有站台提供,导致列车无法进站。

它没有前行,但是我已经动了。

评论
热度(2)
© 阿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