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聊天时我在想些什么

当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的时候,自己好像才能安静下来了。
于是夜晚就成了难得的静下心来的时刻,所以我晚睡啊而不愿意浪费这难得的安静。

总觉得一天时间太短,总感觉时间流逝太快,只想要加快脚步。于是,聊天的时候都不愿意说话。好像世界只能充满干货,其他废话啰里八嗦都不要提了,也提不起兴趣与精神,因为感觉是浪费时间。哎,可是仔细回想,真的用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的时间,也不多,比如我自诩为热爱着的吉他,一天也没有弹超过半小时吧。
于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我很少给父母打电话,就算打电话也是直接说有什么事情这样。我妈都习惯我接电话的方式了。于是有一天,当她和我在一起时,接老爸来的电话时,采用了我以往接到他们电话的语速和内容接起了老爸的电话。我听着听着就笑了,而我爸竟然真以为是我接的电话。
妈妈是这么说的:喂?!搞么?!有么事没?!没事就么滴诶!
就像以往无数次我接起他们的电话。然后简短两句后挂断。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焦急,连一句问候都抬不起劲说,好像根本不需要任何劲。
害怕失去时间只是表面原因,最深处的原因应该是对高中失去的时间的追逐以及对自我价值的捉摸不透,看不清自己,看不懂自己要的是什么。
于是急着不把时间浪费在看起来一点用都没有的外界,可是,也许只是看起来没有用。
于是我想要读破万卷书,可是老师告诉我,万卷书万里路,这中间最重要的还是思考。

杂乱无边际的想,也是一种思考吧。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自律的人,也不是一个有主见的人,甚至会愿意远离责任,只不过可能那时候太年轻不懂责任的另一面还有权利。现在回想起来,有个老朋友当年一个劳动委员都做得风生水起,那时候自己还老用羡慕又开玩笑的话说他真是好啊,不给自己安排卫生区!于是每周五大扫除的日子他就在各个区域逛检查卫生而不用干活咯。然后呢,之后的中学生涯,他便一直在班长的位置上了。
读书的时候真的以为每天就是完成老师的作业任务就好了,亦步亦趋的性格似乎也这样奠定下来了。可是,我知道我并不是孤独一人。
而且,倒是因为这样,我的中学很纯粹,纯粹到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能感到,那样的生活永远不会再来一次。于是,我今年21了选择了我过去一直讨厌的读书,为了学生时代的一份清欢,为了远离生活这个沉重的担子。
是否应该为此而感到羞愧,不,这样的人有很多,所以,说出来似乎就不会有一种全天下就我一个人这样为自己的人生感到惭愧。可是,不令人感到惭愧的人生,就值得你骄傲了吗。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可是逃了五十步的人也笑不起来逃跑了一百步的人吧。

说了这么多,也是一种对自我的反思吧。因为当年薄弱的基础,却想要收获高分前几名,于是迫不及待追逐捷径,甚至寄希望于各种宝典,买回来却没翻几下,还感觉自己拥有了别人不具有的拿高分的能力。真实却又在回忆起来时感觉如是一场梦啊。高考万人一起过独木桥,于是压力也大,可是,最后高考那几天我也有了一种要结束的放松感。毕竟,此前我曾心心念念想要退学。那时候的痛苦,到底还是懵懂,不懂的排解,闷着自己,所以人啊,真的不是简简单单的吃饱穿暖有说有笑就是好了。这样说起来,似乎那个青黄不接的年代的生活真的简单些。可是就如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一样,那个时代都有其痛苦,不过程度不同,类型不同。所以,我记住了李笑来老师常挂在嘴边的话:我并不孤独。
仔细想想,大多数烦恼,似乎也都是觉得自己被针对,如此这般: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回复我,为什么只把我拒绝了……看待自己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是特殊的。
可是真的到要做突出一个,却觉得自己不再特殊了。要承担责任时,把自己归于人群。趋利避害么?
哎,写这篇字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是不一般的,写出来的东西应该时不一般的。
可是,我写下来的只不过是60多亿人都在某个时刻曾经有过的一点感受吧。
要是唯一要说特殊的,那可能就是,虽然是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有过的感受,可是我用我的语言和我的思维方式把它写出来了。
对我来说,这就足以让我觉得我是不一般的。
无论是谁,放到60亿的庞大群体中去,自以为最不平凡的人,也有人会站在与他一样的高度或广度上让他觉得原来我还是个一般人啊。

人来人往。

  随笔  
评论
热度(1)
© 阿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