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因斯坦、牛顿的宗教观浅谈宗教与科学的关系

爱因斯坦说:“没有宗教的科学就象跛脚的瘸子,没有科学的宗教就象盲目的瞎子。”

一直以来,在大多数人的眼里,科学与宗教都是对立的。因为科学是反映客观世界的性质运动规律的知识体系,科学是探究自然界中一切未知事物的有力工具。而宗教则是人类诞生之初,由于智识不够发达,对自然界中的现象一无所知,出于对环境的恐惧等因素萌生了超越自然存在的电公雷母,开始构想出一个庞大的支配自然界各种力量的神的世界,宗教信奉的是这样一种超自然的力量。于是,在日常生活中,一谈到宗教,在我国主要是谈到佛教这个话题,往往会与迷信等等词汇扯上关系,所以,在大多数人在意识层面是将宗教与科学划分到两个完全对立的阵营中去的。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我也是这么看待宗教与科学的关系的。但是,通过对科学、哲学知识的不断学习,对各种科学家关于宗教认识的了解,我才渐渐意识到科学与宗教之间是有联系的,而不是绝对对立的存在。那么,本文将要通过介绍爱因斯坦和牛顿的宗教观,来试图探究宗教与科学之间的联系。

第一个要说的科学家就是本文开篇提到的爱因斯坦了。爱因斯坦自少年时代起一直不信宗教,但他始终非常重视宗教问题。从开头他说的话中可以看出,在他眼里,科学与宗教的关系是互相扶持的,有了宗教科学才能健全的前进,有了科学,宗教才能走向正确的方向。

爱因斯坦曾描写过宗教与科学的关系,他认为:在科学家中间普遍存在一种“宇宙宗教感情”,构成了科学探索的动力和动机。

这种“宇宙宗教感情”,作为一种科学宗教信仰,其内涵包括三个基本信念:第一个基本信念是“相信有一个离开知觉主体而独立的外在世界”。第二个基本信念是对“客观世界的高度规律性”(合理性、因果性、秩序、和谐)的深挚信念。第三个基本信念是对世界及其规律的可知性(可认识、可理解性)的坚定信念。爱因斯坦说:“在一切比较高级的科学工作背后,必定有一种关于世界的合理性或者可理解性的信念”,并认为,“相信世界在本质上是有秩序的和可认识的这一信念,是一切科学工作的基础”,“任何科学工作,都是从世界的合理性和可知性这种坚定的信念出发的”。

通过这段描述,我们可以看出,爱因斯坦认为自己和众多科学家进行科学活动的强大动力来自于内心对“一个离开知觉主体而独立的外在世界”的坚信。而对于客观世界,也是抱有对其中的“高度规律性”和“规律的可知性”的坚定信念,基于这样的信念而不断努力工作着。所以,“宇宙宗教感情”对于爱因斯坦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那么,这个“宇宙宗教感情”和普通的宗教有什么不同呢?

按照爱因斯坦的观点,宗教已经经历了从“恐惧宗教”到“道德宗教”的发展。在这两个宗教经验阶段中,宗教信仰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它们的上帝概念的拟人化的特征”,即恐惧宗教和道德宗教都把信仰与一个照人的形象而想象成的上帝联系起来。而“宇宙宗教感情”是第三个更高的发展阶段。“宇宙宗教感情”超越了“恐惧宗教”和“道德宗教”是一种科学的宗教信仰。这种信仰是“没有提出任何关于神或上帝的明确观念,从而没有拟人化的上帝概念同它相对应”。

爱因斯坦认为,宗教作为满足人的精神追求的“一条出路”,与艺术和科学是“同一株树的各个分支”,它们的根本目标都只在于追求高尚,使人的生活从单纯的生理存在中升华出来,把个人引向高度自由的境界。所以,宗教与科学发展到最后,都会让人从生理的局限走到精神上的自由的。片面强调科学的客观自然属性与片面看待宗教的精神作用都是不够的,所以科学与宗教之间的联系的重要性便体现出来,而更深刻的理解我想需要我在科学的探索之路上走得更远才能体会得到吧。

第二个要提到的科学家是牛顿。众所周知,牛顿的运动三定律奠定了近代物理的基础,他是一名伟大的科学家;但同时他也是一名基督教徒,并且他晚年时期在神学方面颇有建树。那么,对牛顿而言,他是怎么看待宗教与科学之间的关系的呢?

我们知道,牛顿早期在物理学上的探索是很深入的,并且成果颇多,而当他写完了《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之后,便投入到了基督教《圣经》和自己的宗教信仰的著作当中。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讲,宗教对牛顿在科学上的发展无疑起到了阻碍的作用。因为对神学的投入而不能继续在科学领域进行探索。但是,如果仅因为此就断定宗教是科学的绊脚石的话,那也不是在辩证的看待问题。其实,从牛顿的一些观点来看,宗教观对他的科学工作是有促进作用的。例如:1678年,牛顿的学侣待遇将期满,如果他要继续领取学侣的津贴,便应接受神职。这时牛顿公开提出他不接受神职,理由是集中更多的精力,更好地在自然哲学的研究上服侍上帝。牛顿认为,科学工作除了赞扬上帝的旨意与万物的属性外,自身并无什么价值。牛顿还认为,科学工作是对自然界万物的观察、研究,而这种观察、研究,是认识、了解上帝的必由之路。为此,牛顿才在科学的研究中不顾一切地、忘我地工作,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他觉得这是在向上帝接近、靠拢,是一项无比光荣的事业。可见,宗教是牛顿进行科学研究的动力。关于这个问题,爱因斯坦指出:开普勒和牛顿“不顾无尽的挫折而坚定不移地忠诚于他们的志向,给人以这种力量的就是宇宙宗教感情。”

说到这里,我们也可以发现,其实在爱因斯坦看来,牛顿的宗教观并不是一般的具有一个“拟人化”的上帝的宗教观,而是“宇宙宗教”。按照爱因斯坦的说法来看,牛顿也是承认“相信有一个离开知觉主体而独立的外在世界”,只不过牛顿自己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宗教意识与一般教会的宗教之间的区别,措辞上都是称为宗教,但是实质和追求是不一样的。而关于牛顿提出的上帝是第一推动力,虽然对后来的科学发展设下了限制,但是对牛顿本人来说却帮助他在这样一种观点下,继续着眼于探索行星间的运动规律并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如果他没有提出上帝是第一推动力这样一种说法,可能他就会陷入到这样一个宏大的问题之中,而在当时,由于时代的局限性,这个问题还很难回答,直到今日科学家们也没有能给这个问题一个很好的回答。

所以,牛顿的宗教观其实是有其历史局限性的。因为人类的智识是不断发展的,自从有了人类,出于对自然的恐惧害怕等等原因,关于宗教的信仰就成为了一种必然。但是在人类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不断积累经验、不断观察、认识这个世界,科学渐渐出现。这个时期,其实就是宗教和科学并存的时期。所以,我认为不管是以后科学多么发达,宗教也不会消失,科学与宗教的共存状态是历史的选择。那些鼓吹宗教遏制科学和极端的唯科学论者都有其自身的局限性,唯有科学与宗教平衡的状态才能帮助科学工作者取得更长足的发展,因为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总会遇到这个时代因素所限制我们将其解决的问题,但是遇到这样的问题怎么办?不能停滞不前,只能先搁置然后继续投入到可以做的工作当中。牛顿的科学工作的经历似乎就是在给我们这样一种启示。

通过对爱因斯坦和牛顿的宗教观的了解,可以看出在科学工作者眼里,宗教与科学并不是势不两立的。爱因斯坦是一个不信奉宗教的科学家,但是却在“宇宙宗教感情”下不断进行科学的探索,这是他探索未知的动力;牛顿是一个基督教徒,但不是纯粹的信奉上帝赐下福祉,一切惟上帝论的人。为了了解上帝以及这个世界的规律他不断的进行科学工作,并做出了巨大贡献。所以,科学与宗教并不是割裂的,特别是在为社会进步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身上,宗教与科学往往都是共存的。宗教吸引着科学家进行科学探索,不断扩充人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科学是人类不断扩充对世界认识的有力手段,科学的发展是人类智识不断进步的必然结果。

综上所述,对于科学家而言,宗教和科学之间的关系正如爱因斯坦所说的那样:“没有宗教的科学就象跛脚的瘸子,没有科学的宗教就象盲目的瞎子。”
© 阿知|Powered by LOFTER